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情感畅销书作家曾子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子航(笔名曾子),情感类畅销书作家、主持人、影评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做过日报记者、电台深夜情感节目主持人和广州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和CCTV-6《佳片有约》节目主持人。 我的上本书《男人是野生动物,女人是筑巢动物》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出版一年多已经加印16次!销量近20万册。定价25元。当当网正在热卖,是七五折。新书《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已经上市,由赵薇,于丹,王珞丹推荐,是赵薇近年首次推荐的第一本书!“这本书,你一定要看,如果你的情敌看了,你就糟了!”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费雯-丽:一个矢志不渝的银幕“痴女”  

2007-07-09 17:53:00|  分类: 星尘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费雯-丽:一个矢志不渝的银幕“痴女”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缅怀费雯-丽:一个矢志不渝的银幕“痴女”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文/曾子航(曾子酷贫之星尘往事)

 


这两天我总在想,四十年前的伦敦是什么样子的?一个有月亮的晚上?――突然记起了张爱玲在小说《金锁记》里一段经典的开场白: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四十年前的月亮,年轻人想着四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四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四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四十年前的那个晚上,就在伦敦,一个曾经颠倒众生的美丽红颜,一个被英国首相丘吉尔惊叹为“上帝的杰作”的天然尤物,一个在戏剧舞台上和电影水银灯下同样矢志不渝的追梦人,一个至今依然可以用“伟大”来形容用“不朽”来赞美的女演员,突然在她的寓所香消玉殒,撒手人寰,那一年,她才54岁!


她,就是费雯-丽。《乱世佳人》中那束怒放的铿锵玫瑰,《魂断兰桥》上那只寂寞的空谷幽兰,《欲望号街车》里那朵破败的风中残荷。


在费雯丽去世前一天,她给朋友送去两株玫瑰:“如果你现在种下,它们很快就会生根发芽。一株叫费雯丽,另一株就是你,叫做超级巨星。”朋友含泪回答:“两株都是你。”,费雯丽的眼眶也湿润了,过了许久,她幽幽的说:“所有的花都应该好好的施肥――”,一天之后(1967年7月7日),这位曾两次摘取奥斯卡影后桂冠的“乱世佳人”,从此魂断蓝桥――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缅怀费雯-丽:一个矢志不渝的银幕“痴女”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乱世佳人》中的郝思嘉是费雯丽塑造的不朽银幕经典)


“她是如此美丽,以至无须有如此的才华;她有如许的才华,以至于无须如此美丽.”<<纽约时报>>曾经这样评论过费雯丽,的确,天是自私的,他很少将美貌和智慧同时赋予一个女人,我很讶异,费雯丽却奇迹般的拥有了这一切,在时间这把无情的刀的磨蚀下,青春易逝,红颜易老,但费雯丽这座雕像却因她的绝代芳华,在电影中从一瞬而至永恒,成就了至今为影迷所津津乐道的不朽传奇!


我忘不了亚特兰大大火里那个如凤凰涅槃一般重生的郝思嘉,每次看《乱世佳人》的时候,我都狐疑:那个孤高自傲、倔强执拗的女子究竟是电影里的郝思嘉?还是银幕下活生生的费雯丽?抑或她们原本就是合二为一的?我忘不了《魂断蓝桥》中已沦落为舞女的玛拉在车站意外得遇罗伊的一幕:满面风尘的脸上一双眼眸伤心欲绝,欲哭无泪,那一刻我总是想起她和奥利弗之间欲说还休的凄美爱情。的确,上天也是残忍的,当美貌绝伦的费雯丽穿着永不停歇的“红舞鞋”在舞台上尽情绽放熊熊燃烧的时候,病魔也过早的向这个孤立无援的弱女子张开了血盆大口。


《乱世佳人》让她第一次登上了奥斯卡影后的宝座,却也让年仅26岁的她元气大伤—-故乡的红土地造就了银幕上郝思嘉钢铁般的意志,却令生活中的费雯丽从此与肺结核结下不解之缘。


入戏太深以至人戏不分,这既是一个艺术家孜孜不倦以求达到的最高境界,也是嗜戏如命的费雯丽不可避免的人生悲剧。在《欲望号街车》中,她扮演一个徐娘半老却始终自怜自艾的布兰奇,片尾,布兰奇疯了,被强行带进疯人院。而费雯丽本人,也在电影结束之后,从片场直接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疗。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由于病魔缠身,每回拍戏,她都是被人用担架抬到水银灯下。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费雯丽用她那飞蛾扑火般的奋不顾身为艺术燃烧了大半的生命,直至灯尽油枯的最后一刻。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缅怀费雯-丽:一个矢志不渝的银幕“痴女”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与奥利弗的世纪情缘既是费雯丽一生的喜,也是她一生的悲)


费雯丽在她辞世的前两年曾经对记者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能重新拥有生命,我还会做一名女演员,还会嫁给奥利弗!


如果说,上个世纪银幕上最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一段爱情故事是郝思嘉和白瑞德缔造出来的,那么,郝思嘉的扮演者费雯丽和她的丈夫劳伦斯-奥利弗,也在现实生活中谱写了一曲同样惊天动地感人肺腑的“世纪情缘”。


劳伦斯-奥利弗,英国戏剧舞台上最伟大的莎剧王子,二十世纪电影世界中最杰出的男演员之一。费雯丽遇上了奥利弗,有如蓝天见到了白云,电光碰撞了火石。据有关资料记载,1935年,22岁的费雯丽无意中看到了奥利弗主演的戏剧《皇家剧场》,那一刻,这个风华绝代的女演员彻底迷失了,她对看戏的女伴立下疯狂的誓言:“总有一天我要嫁给这个人!”哪怕她那时已是罗敷有夫。两年后,她终于和朝思暮想的这个男人相会在《英伦战火》中,影片里他俩爱得天崩地裂死去活来,银幕外她也为他无怨无悔地抛夫弃子飘洋过海。就像一切童话故事的结局一样:1940年,这对有情人冲破了重重的阻力,终成眷属,正所谓如花美眷,神仙称羡。然而,现实始终是残酷的,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永远只是个“童话”,这对堪称“梦幻组合”的银幕情侣却在二十年之后不得不上演一出“奥菲莉娅诀别哈姆雷特”的爱情悲剧。


有人说,费雯丽是为艺术而生的,在我看来,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某种程度上,费雯丽也是为奥利弗而生的,对于费雯丽而言,爱情如酒般浓烈,也如蜜般香甜,又如罂粟一般迷失痛苦。在跟奥利弗相濡以沫的那些难忘岁月,费雯丽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只因奥利弗没有争到《魂断蓝桥》的男主角,她竟对戏里演她情郎的好莱坞英俊小生罗伯特-泰勒冷言相向。在奥利弗重新选择另一个女人以后,可怜的费雯丽犹如被打入冷宫沉入深渊一样孤苦伶仃伤心欲绝,她曾像《乱世佳人》里的郝思嘉一样痴痴地盼着爱人回到身边,结局却如同《魂断蓝桥》中的玛拉,为爱情遍体鳞伤以后无助的死去。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就像天下所有的痴情女子一样,在费雯丽长眠的那个夜晚,她床头摆放着的,始终是奥利弗的照片。照片里的奥利弗笑得很绅士,也很迷人――


 

 

(仅以此文纪念一代名伶费雯丽辞世四十周年)


 

近期“曾子酷贫之星尘往事”还将陆续推出好莱坞黄金时代一系列女星的缅怀文章:如葛丽泰-嘉宝、英格丽-褒曼、奥黛丽-赫本、凯瑟琳-赫本、伊丽莎白-泰勒等,敬请大家关注。

 

 

欢迎点击“曾子酷贫之星尘往事”相关文章

《梦露——一个从未失贞的“灵魂处女”》

《怀念派克——因为他从未闹过绯闻》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