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情感畅销书作家曾子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子航(笔名曾子),情感类畅销书作家、主持人、影评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做过日报记者、电台深夜情感节目主持人和广州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和CCTV-6《佳片有约》节目主持人。 我的上本书《男人是野生动物,女人是筑巢动物》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出版一年多已经加印16次!销量近20万册。定价25元。当当网正在热卖,是七五折。新书《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已经上市,由赵薇,于丹,王珞丹推荐,是赵薇近年首次推荐的第一本书!“这本书,你一定要看,如果你的情敌看了,你就糟了!”

网易考拉推荐

“加油好男儿”快成“淘汰好男儿”了!  

2006-07-16 16: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曾子航
 
 
 
曾子感言:“加油好男儿”这个名字听上去相当励志的选拔赛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电视选秀史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典范之作,尤其是随着比赛的逐级深入,定位已出现严重偏差,基本上沦为了一场以兜售“廉价男色”为主题的商业秀了,所以“加油好男儿”不可避免地衍变成了“淘汰好男儿,留下小白脸”这样一个不尴不尬的局面。
 
 
 
2006年堪称内地电视的“选秀年”,从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到央视的“梦想中国”,从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到“加油好男儿”,一时间,乱哄哄你未唱罢我就登场,恍惚之间,还以为时光倒流一百年,又回到了神州上下都为咱“大清”皇上张罗“选秀”的年代呢!
 
说实在的,我对这类“五花八门”的选秀从来不感冒,去年超女火得一塌糊涂,我始终置若罔闻,直到5进4的半决赛那天,《武汉晨报》的编辑长途电话约稿,让我写写超女,我才如梦方醒,于是连夜恶补,赶了一把“时髦”。但总觉得这类选秀节目商业味过浓,人为操作的痕迹太重,根本代表不了民意,也根本选不出老百姓真正喜闻乐道的草根明星。
 
今年的“加油好男儿”虽说是内地首次举办的男性选秀节目,我也一直提不起兴趣,直到身边的朋友不断向我透露台前幕后种种“奇特的花絮”,特别是主办方相当“另类”和“出位”的评选方式,才使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断断续续看了两三场,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再看真不妙,越看越可笑:“加油好男儿”这个名字听上去相当励志的选拔赛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电视选秀史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典范之作,尤其是随着比赛的逐级深入,定位已严重发生偏差,基本上沦为了一场以兜售“廉价男色”为主题的商业秀了。
 
选“男色”本身无可厚非,内地的媒体两年前就惊呼:“男色时代已然来临”,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始终会来,谁也阻挡不了。可是关键问题在于选的是什么样的男色?比如说,大卫-贝克汉姆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也是“男色”的杰出代表:可人家一个有球技,一个有演技,一个参加过世界杯,一个提名过奥斯卡,可“加油好男儿”精挑细选出来的又是些什么“男色”呢?
 
尽管主办方一开始就堂而皇之地宣称“好男”节目重在选拔具备“时尚健康、睿智幽默、体贴关爱、个性魅力”等特质的男性代表,没有年龄限制,只要十八岁以上的成年男子都可参赛,并信誓旦旦地表示“大方向是选出能够让女性真正欣赏的时代青年,坚决不要‘绣花枕头’。”然而从武汉、杭州、北京、上海等分赛区选出的“五强”,清一色全是二十五岁以下的“青涩少年”,学生占了压倒多数,二十五岁以上的成熟白领、工薪一族全都“付之阙如”,难道二十五岁以上有社会阅历的的成熟男子都不是“好男儿”了?“加油好男儿”首先从年龄层次已经缩小成“加油好男孩”了。
 
其次,既然是选男人,就得有男人的阳刚、男人的大气,可主办方和追捧这个节目的相当一部分粉丝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独特心理,偏爱的都是那种“阴柔气十足”、“小家碧玉”型的“花样男”,凡是有点大将风范的,有点阳刚气概的,有点男儿本色的,哪怕进入了全国总决选,对不起,请你走人!昨晚那场15进10,北京、沈阳两大北方赛区的男儿全军覆没,简直让人对主办方的审美产生严重置疑:难道外表豪气的北方小伙儿都不是“好男儿”?于是“加油好男儿”基本上已蜕化成“加油花样男”了。
 
其实“花样男”也有优劣之分,古代的屈原、宋玉、潘岳、唐寅,人家眉清目秀之余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秀外不忘“慧中”,是“花样男”中的上品,而自古以来也有一部分“花样男”则是徒有漂亮的外表,内心空空如也,没啥真本事又妄想攀龙附凤,有“吃软饭”之嫌,这种类型的“花样男”中国人俗称“小白脸”。很不幸,在这场生死PK的关键时刻,许多一不会唱二不会跳、既无才气又无灵气、但长相却很阴气兼女气的粉嫩小男生纷纷晋级,而会谈古筝的重庆选手华竞,会弹钢琴的北京选手郭家铭,歌唱得深沉舞跳得大气的北京赛区冠军江洋无一例外被淘汰出局。网上有人戏称“不会跳舞不会唱歌啥都不会只会哭的,保送!中性一点,对小女生市场来说有看点的(谁让投票大军靠她们,一条一元呢),晋级!唱歌跳舞样样通的,对不起,外表太阳刚太男人了,淘汰! ‘加油好男儿’再发展下去干脆改名叫‘加油小白脸’得了”。
 
我觉得,昨晚所谓“绅士名流夜”筛选出来的“全国十强”,除了能歌善舞的藏族小伙子蒲巴甲、自强不息的聋哑选手宋晓波(网上有人置疑他是比赛专业户,我倒觉得人家作为残障人士,经常去比拼,本是就是不服输、有冲劲儿的表现,是个“好男儿”,应该鼓励和提倡)、长相英气有一定底蕴的“空军中尉”陈怡川和有流行歌手潜质、在主办方排山倒海的煽情公式下就是“不哭”的魏斌还符合一定的“好男儿”标准外,其余六位选手基本上已经背离了主办方“坚决不要绣花枕头的初衷”:某赛区的那个冠军,除了长相乖巧、笑容可人之外,才艺方面一无是处,歌一唱就跑调,舞一跳就乱扭,说话也磕磕巴巴,连喊一嗓子都跟特护病房住的高危病人一样有气无力,可竟然一路过关斩将,被女评委频频“开绿灯”,简直不可思议!如果说一开始他的所谓纯真、本色还能引人怜惜,但几场比赛下来,才艺方面始终原地踏步,没任何长进,就会靠“紧张”和“哭”来搪塞,身上哪有一点“好男儿”的坚强与自信?这到底是选“好男儿”还是选“乖孩子”?昨天一位颇有知名度的女评委竟然在现场直播的众目睽睽之下宁可舍弃两个舞跳得不错的小伙子,硬把晋级的丝带戴到了这位舞功很差,“一路靠作纯真状”博同情的选手面前(这位女评委同时还跟另两个选手“窃窃私语”,看来选择他是违心之举),只能证明网上甚嚣至上的“内定”之说并非完全的空穴来风,主办方居然如此看好这位“扶不起的阿斗”,审美观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至于那个被称为“男版李宇春”(有的还把他称之为中国版的李俊基)的,简直让人受不了,无论发型、长相、说话、身材,女性化纯度都高达80%以上,相信与绝大多中国人心目中的“好男儿”形象格格不入,而且唱歌跳舞各方面才艺也不见得突出,然而也是“高奏凯歌”顺利晋级,看来“加油好男儿”已经彻底变成了“淘汰好男儿,留下小白脸”的“廉价男色”秀了。
 
也许有人会说,“加油好男儿”都是民选的明星,一切由观众作主,由人气衡量,由短信的多寡决定去留,被淘汰的都是人气不足短信支持率低的。然而,这场商业秀真的如此尊重民意,如此客观公正吗?所谓的人气真的不掺杂任何水分吗?昨晚那场比赛的最终结果谁看了都会心知肚明。难怪最近有人在网上爆料说前面提到的某位选手的持续“高人气”都是背后有人在一段时间内精心策划和炒作的结果,即使他最后如愿以偿,才艺欠缺的情况下要在竞争激烈的娱乐圈也很难走多远,毕竟,这个社会是要实力吃饭的,人气可以靠一时地轰炒造出来,实力则是假不了的。(说实在的,“好男儿”的人气比“超女”简直就像拿北京的香山去和珠穆朗玛峰比海拔一样滑稽,昨晚的那位“人气王”短信量才十万出头,去年超女前三名都是好几百万的短信量,所以说“好男儿”有高人气实在是“牛皮”吹到了牛魔王面前)这也是为什么昨晚比赛一结束,网上就骂声一片的缘故了。
 
本来主办方对这出精心策划的“男色秀”不惜血本,上周34进15,叫什么“大逃杀”,昨晚15进10又现场制造了一次让选手心惊肉跳的“午夜凶铃”(有意思,清一色全是日本影片名,难道主办方摆明了这回要学日本专门培育美少年的经纪公司“杰尼斯”事务所,立志要捧出几个像泷泽秀明、山下智久这样阴柔风味十足的偶像明星?),不知道下一场会不会让这些“燕尾蝶”(十强选手大部分都是美丽的雄性“花蝴蝶”)们再遭遇一场别开生面的“咒怨”?但不管形式如何花样翻新,也掩盖不了这场选秀的荒唐与空洞!
 
中国人自古的审美都是“郎才女貌”,可看了超女,选出来的大都是唱功好但长相并不算传统美女甚至相貌平平的“另类超女”,再看看所谓的“好男儿”,独占花魁者差不多都是一无唱功二无舞功外加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难道中国主流的审美将从此摇身一变成为“郎貌女才”的天下?
 
但愿我是异想天开。
 
 
(后来以《“淘汰好男儿”的廉价男色秀》为题发表在2006年7月19日的《北京青年报》《读家酷评》版面上)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