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情感畅销书作家曾子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子航(笔名曾子),情感类畅销书作家、主持人、影评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做过日报记者、电台深夜情感节目主持人和广州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和CCTV-6《佳片有约》节目主持人。 我的上本书《男人是野生动物,女人是筑巢动物》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出版一年多已经加印16次!销量近20万册。定价25元。当当网正在热卖,是七五折。新书《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已经上市,由赵薇,于丹,王珞丹推荐,是赵薇近年首次推荐的第一本书!“这本书,你一定要看,如果你的情敌看了,你就糟了!”

网易考拉推荐

“少年成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2006-07-13 17:29:00|  分类: 情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曾子航
 
 
曾子感言:如果把人生比喻成一笔数目可观的银行存款,“少年成名”某种程度上就是不加节制地挥金如土,甚至是严重透支。少年成名既是精力、才气的一种“早泄”,人到中年以后也将面临“无力还贷”的窘迫。

 
 
尽管我是个男人,尽管我早已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但刚刚落幕的世界杯的某些场景依然看得我愁肠百结。那一刻,我面对的似乎已经不是一项技术含量极高的竞技体育,而是一部让自己的情感无法自控的催泪大片。

我内心深处那久已封闭的“情感大门”之所以打开,既不是因为本届世界杯上阿根廷队和巴西队地过早离去(在世界杯历史上冷门迭出早已司空见惯),也不是齐祖在遭遇红牌之后地尴尬谢幕(相对于后几场比赛有如“王者归来”般地神勇无敌,齐祖本届世界杯的谢幕虽然有点尴尬但也没有太多遗憾了),而是亲眼目睹了一些光芒四射的巨星在黯然陨落:欧文、贝克汉姆、劳尔、菲戈、舍甫琴科――本届世界杯不仅没有让他们“黄袍加身”,反而以一种泪水和无奈的方式选择了告别。我想,2006年,也许将从此定格在这些悲情男人的心中,成为终身也无法抹去的一个伤痛!属于他们的世界杯,大概这是最后一届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四年后的南非,新一轮的太阳即将升起,显然已经没有这些老将的用武之地了!“告别演出”竟染上了这样悲情的氛围,萦绕着如此心酸的记忆,恐怕是大家始料不及的。这其中,少年成名显赫一时的欧文和劳尔就更具有古希腊悲剧般的宿命色彩了。
 
                              “少年成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欧文的微笑曾经那样的灿烂,可惜俱往矣!)

英俊小子欧文是少年成名的典范。早在哈沃尔登小学校队踢球时,欧文就打破了所有的进球纪录。1998年,年仅18岁的他成为了当时英格兰最年轻的国脚。在同年举行的法国世界杯赛场上,金童欧文在全世界面前风一般划过阿根廷队的防线,打进了当届世界杯的最佳入球。22岁那年,他就被评为欧洲足球先生,这是二十年来第一个获此殊荣的英国人。

然而少年风光的欧文很快便尝到了过早成名带来的苦果:一方面频繁的训练无休止的比赛使昔日的金童伤病缠身,另一方面随着鲁尼等后起之秀地横空出世,年华渐渐老去的欧文不可避免地迎来了偶像的黄昏。正如我的朋友、著名娱乐评论人谭飞所说的那样:“娱乐圈是一个‘跟红顶白’的势力圈子,足球圈何尝不是?八年前那个一阵风似吹过阿根廷后防线,以潇洒之姿将球送进网窝的天才欧文,现在成了大概第五六个才想得起的英格兰球员。报端曾经的溢美之辞现在统统送给了小弟弟鲁尼。欧文能忍受失落,忍受焦点转移,认真当好一片绿叶,但老天现在连这个机会都不再愿意给予。” 小组赛第3场英格兰对阵瑞典,刚开赛不到三分钟,欧文就摔倒了,受伤了,下场了,离去了。这次重伤,很可能使欧文一蹶不振,甚至从此告别自己为之奋斗了近二十年的足球生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突然陨落的欧文无疑成了一个早夭的足球天才。令人遗憾的是,在本届世界杯上,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看到欧文那曾经无比灿烂的笑容,他就这样黯然的离去了――
 
            
                  “少年成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劳尔也从当年的阳光少年变成“忧郁王子”)

有人说,世界杯赛场犹如一个残忍的化妆师,总是喜欢把阳光少年变成忧郁的王子。来自西班牙的劳尔,这位长得像太阳神阿波罗一样俊朗飘逸的王子,也曾经享在皇马历史上书写过四夺联赛冠军,两次成为最佳球员,三次荣获最佳射手的辉煌历史。

然而时光荏苒,岁月无情。这位曾经高贵的王子,在绿茵场上始终如风一般奔跑的少年,在西班牙这辆进军世界杯的悲情战车中无可避免的成为了一个形单影只的落寞贵族。本届世界杯很可能是29岁的劳尔最后一次的世界杯了。同欧文的命运如出一辙,本想大展宏图的劳尔也意想不到地遭遇“悲情”。29岁生日的这天竟变成了西班牙告别世界杯的日子――命运就像一记老拳,给了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西班牙王子最惨重、堪称噩梦般的一击。劳尔第三次世界杯,就在他29岁生日那天戛然而止――

足球场上少年成名的金童往往不得善终,影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影视圈,“少年成名”的悲剧的确太多,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国的“电影皇帝”金焰(22岁称帝,中年以后就淡出影坛,后半辈子一直在病床上度过)、“金嗓子”周璇(15岁成名,不到30岁就得了”精神分裂“,37岁离开人世),“阿诗玛”杨丽坤(18岁演《五朵金花》一举成名,文革时被逼疯),还有演《独自在家》成名的美国童星考利金等等,就不一一列举了--
                 
记得张爱玲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然而,少年成名真的是一件快乐的事儿吗?从球坛的欧文、劳尔再到影坛的金焰、周璇,我们看到无一例外全是过早的成名带来的天才的夭折!最起码也是早开的花朵的提前凋零。

如果把人生比喻成一笔数目可观的银行存款,“少年成名”某种程度上就是不加节制地挥金如土,甚至是严重透支。可人总得给自己的余生留点积蓄以备不时之需,否则难免晚景凄凉。曾子认为,“少年成名”既是精力、才气的一种“早泄”,人到中年以后必将面临“无力还贷”的窘迫。所以许多少年成名的天才在体验到短暂的辉煌之后要么早夭(如唐朝诗人王勃、李贺,如好莱坞默片时代的美男巨星鲁道夫-瓦伦蒂诺,五十年代的反叛偶像詹姆斯-迪恩,德国电影大师法斯宾德,香港歌星陈百强)要么不可避免地用大段的余生去饱偿人生的苦果,正所谓“苦海余生,回头无岸”啊!少年成名者即使有快乐,那也仿如误吸毒品的人,短暂的快感之后是永久的迷失和痛苦,在盛名之下他们无法成熟地把握自己,也无法理智地面对这个世界,这可能就是少年成名者大都以悲剧收场的原因所在吧?
 
与“少年成名”相对应的是“大器晚成”。二者的区别好比是两大高手的较量,前者先发制人,占尽优势,但很快真气耗尽,败下阵来;后者气沉丹田,虽暂拜下风,却后来居上,笑到了最后--

有时候,真觉得少年成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一如中年失业、晚年丧子――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