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情感畅销书作家曾子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子航(笔名曾子),情感类畅销书作家、主持人、影评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做过日报记者、电台深夜情感节目主持人和广州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和CCTV-6《佳片有约》节目主持人。 我的上本书《男人是野生动物,女人是筑巢动物》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出版一年多已经加印16次!销量近20万册。定价25元。当当网正在热卖,是七五折。新书《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已经上市,由赵薇,于丹,王珞丹推荐,是赵薇近年首次推荐的第一本书!“这本书,你一定要看,如果你的情敌看了,你就糟了!”

网易考拉推荐

理解黄健翔,坚决反对“扫黄打非”!  

2006-06-29 01:31:00|  分类: 八卦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曾子航
 
风在吼,马在叫,黄健翔在咆哮!(对不起,虽然都姓“黄”,但这回说的不是那个叫“黄河”的主角,而是一个叫“黄健翔”的足球解说员)

随着罗马王子托蒂地“一球定音”,意大利在与澳大利亚争夺世界杯八强入场券的比赛中,通过下半场结束前的一个点球,把对手送上了回家的路。此时,坐在现场评论席上的解说员黄健翔好似帕瓦罗蒂的“灵魂附体”,一反先前男低音的“通俗唱法”,突然以高分贝的“美声唱法”声嘶力竭地为自己挚爱的意大利队奉献出了一首激情澎湃的“我的太阳”(可惜是解说版,不是演唱版),最后还史无前例地喊出了“意大利万岁”的口号。一时间,国内球迷一片哗然:“黄健翔是不是疯了?”。第二天一早,网上顿时进入“文攻武卫”的时代,不少人叫嚣:“黄健翔卖国!”“黄健翔下课!”。第三天,大概是出于某种来自内部的压力吧,黄健翔通过所在单位央视体育频道向全国球迷发出了一封道歉信。与此同时,争夺八强入场券的最后两场比赛,黄健翔“失声”了。

因为偶然一次的“黄疯”,这位央视著名的足球解说员在世界杯席卷全球之际,也在国内遭遇了一场“扫黄打非” 的前哨战。(这两天网上都是“横扫”黄健翔,“严打”这非常之音的“叫嚣”,曾子把这次对“黄疯”的围追堵截也简称为“扫黄打非”)

说句心里话,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扫黄打非”,我心里是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赞成。黄健翔那晚是“疯了”,是有点失控了,记得当场耳闻目睹完,我也惊惶失措了,还向我的朋友,“真球迷”,著名媒体推广人谭飞老师请教个中缘由,为什么“意大利赢了,黄健翔却疯了?”。后来一想,我有点大惊小怪了,发疯又怎么了?球迷哪个不疯?请别忘了这还是世界杯的非常时期。(连我这个彻头彻尾的“假球迷”看见了个把进球都会“无厘头”地大呼小叫,何况是那位自称为“铁杆”意大利球迷的黄健翔?)您要“不疯” 还在电视机前看球干嘛?您要“不疯”不就成了意大利守门员“布冯”了吗?人家现场倒一直出奇的冷静,还扑出了无数个险球帮意大利顺利过关,真的,您要“不疯”,还不如自个儿上场去踢。如果说黄健翔不该“声嘶力竭”,昨晚段喧在解说巴西对加纳那场,当罗纳尔多踢进了他打破世界杯进球纪录的那个关键一球时,段喧震耳欲聋的叫好声也通过电视机传进了千家万户,凭什么段老师喊几嗓子没人觉得刺耳,黄老师嚷嚷了两下就那么招人待见?不就是后者声音更尖了点,语速更快了点,形容词排比句多用了几个吗?都是配合进球的“男高音伴奏”,黄老师为什么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超级男声”了?

我注意到黄健翔在那场比赛刚刚结束以后接受坐镇演播室的主持人张斌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我是人,不是机器,我是有感情的!”不错,黄健翔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电视台的形象,而不仅仅是他个人,我也承认他那184秒的激情解说中个别措辞不够冷静,有失偏颇(比如对澳大利亚队的贬损)。但是人,就会有感情,有感情,就会有不理智的时候,不理智,就会不可避免地犯错误。但不能为了怕犯错误,我们就把媒体从业人员全部训练成没有思想感情、只会上传下达的机器人。前段时间,《新闻联播》换人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在我看来,如果我们的新闻播音员还是那么面无表情千人一面地念着新华社通稿,就算换上李宇春去主持《新闻联播》(这不是我的异想天开,来源于某位博友的提议),时间长了也依然会变成第二个李瑞英!所以我认为,黄健翔疯得好,证明他还是个人,是个有独立思想感情的足球解说员,最起码是个真真正正的球迷!
 
黄健翔,疯吧疯吧不是罪!

当然,黄健翔此番“发癫”,最招人诟病地就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地在现场高喊“意大利万岁”。最起码也应该首先喊“中国万岁”,怎么就偏偏喊了“意大利万岁”呢,碰巧还给时刻不忘爱国的无数“愤青”听到了,一位十分热爱祖国的童话作家立马坐不住了,据说黄健翔话音刚落,他就在博客奋笔疾书:“无论如何,听到中国人在有亿万观众收看的电视屏幕里高喊‘意大利万岁’,感觉不舒服。作为中国人,我的声带除了喊‘中国万岁’,很难喊出其它万岁,尽管由于种种原因我还从未喊过‘中国万岁’,但我相信,我迟早会喊。我能活到那一天。”在这位童话作家看来,“万岁”这个词显然是“金科玉律”,除了伟大领袖毛主席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人任何国家都碰不得,就像是写童话,王子公主最后一定要幸福得生活在一起才是童话。可事实上,“万岁”一词并不是“红色经典”,它早已有之,连面对古代的昏君暴君,臣子都必须喊上一千个“万岁”,更何况在这样一个打破权威、戏耍成风的现代社会,在绿茵场上冲一个球队喊个“万岁”不至于“上纲上线”堕落成“大汉奸”吧?

也许有人会说前不久意大利的政府官员刚无中生有地恶毒污蔑我们“拿婴儿当肥料”,我们国家电视台的解说员却高喊“意大利万岁”。实在没有起码的爱国之心。对此,不敢苟同,曾子向来认为,体育就是体育,艺术就是艺术,跟政治不要混为一谈。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一百多年前英法联军烧了我们圆明园,至今那残垣断壁历历在目,是不是我们看见英格兰进球、看见法兰西晋级了都要集体退席甚至把电视关掉就是“爱国”?日本政府一小撮人至今对当年的侵略行径死不改悔,难道我们就不承认黑泽明是电影大师?不承认《七武士》是部伟大的电影进而抵制一切日片日剧?不过倒听说某位严重厌恶黄健翔此次“发疯”的北京“愤青”,已经“恨屋及乌”,因为他一直住在北四环的“健翔桥”附近,这两天非要嚷嚷搬家不可!(仅仅是因为“健翔桥”和黄健翔同名!)
 
我不是意大利球迷,我不了解黄健翔对意大利足球的热爱究竟如何地“百转千回”?但我是意大利影迷,我喜欢意大利电影,《大路》、《甜蜜的生活》、《罗科和他的兄弟》、《豹》、《魂断威尼斯》、《巴黎最后的探戈》、《天堂电影院》、《玛莲娜》(即《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都是我十分狂爱的意大利电影,维斯康蒂、费里尼、贝托鲁奇更是我无比景仰的意大利电影大师,也许有一天我看到这几位心仪的大师站在奥斯卡的领奖台上,接受全球影迷集体的朝拜时,如果在现场,说不定在一种特定的氛围之下也会情不自禁地喊上一句“意大利万岁”,我知道这与爱不爱国无关(虽然我跟绝大多数同胞一样十分热爱我的祖国),我只是想表达我作为一个超级意大利影迷的心愿,即使嘴上喊不出来,心里也会闪个念头,就跟黄健翔突然在绿茵场上失态地向意大利球队“表忠心”一样狂热,虽然我知道这个机会相当渺茫,因为维斯康蒂和费里尼早已辞世,贝托鲁奇虽健在,但创作的巅峰期已过――凭着一部《末代皇帝》摘取九项奥斯卡大奖的光辉岁月因为当年没有电视转播我更无缘得见――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