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情感畅销书作家曾子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子航(笔名曾子),情感类畅销书作家、主持人、影评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做过日报记者、电台深夜情感节目主持人和广州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和CCTV-6《佳片有约》节目主持人。 我的上本书《男人是野生动物,女人是筑巢动物》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出版一年多已经加印16次!销量近20万册。定价25元。当当网正在热卖,是七五折。新书《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已经上市,由赵薇,于丹,王珞丹推荐,是赵薇近年首次推荐的第一本书!“这本书,你一定要看,如果你的情敌看了,你就糟了!”

网易考拉推荐

《赛点》:于连式的“女性杀手”为何层出不穷?  

2006-06-27 11:39:00|  分类: 影评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赛点》:于连式的“女性杀手”为何层出不穷?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赛点》中的男主人公也是一个像于连一样帅哥级的“女性杀手”)

文/曾子航 
                
众所周知,于连是十九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司汤达著名长篇小说《红与黑》中的男主人公,一个为了实现个人欲望而不惜出卖自己灵魂的年轻人。
 
而我这个问题则是在观赏了一部电影以后滋生出来的。

这部电影就是《赛点》(又译《赛末点》)(Match  Point)。
 
《赛点》是怪才伍迪-艾伦的一部新片,讲述了一个混迹于伦敦上流社会的当代于连的故事。

网球运动员维尔顿虽出身贫寒,但英俊潇洒、帅气十足,准备退役的他不甘心从此去过平淡的生活,于是开始利用网球教练的身份出没于上流社会,结交富家千金,最终他如愿以偿跻身豪门。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这个天性风流的帅小子新婚不久又得陇望蜀,运用“美男计”“重新整合”了他大舅子的前女友——一个天生丽质却又始终郁郁不得志的“北漂”诺拉,于是一段中国观众司空见惯的“一声叹息”式的婚外恋就此上演――故事后半段的走向有点出人意料:当陷入情网不能自拔的诺拉以怀孕相要挟维尔顿必须放弃目前拥有的一切时,后者既未迷途知返,也没有乖乖就范,而是痛下杀手――将情人和腹中尚未出生的亲骨肉一并铲除!影片的结尾弥漫着一种“小人得志”的绝望气息,手里有三条人命的维尔顿(在实施杀人计划的时候,维尔顿还殃及无辜,使情人的一位邻居老太太也葬身在他罪恶的枪口下)并没有像《红与黑》里那个企图枪杀前情人的于连那样被送上断头台,而是因为证据不足逍遥法外,除了警察局的一个探长大致猜出了他的杀人动机和行凶过程,维尔顿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包括他的岳父岳母、妻子大舅子始终都被蒙在鼓里――

《赛点》既没有廉价的煽情,也没有拙劣的搞笑,从头到尾拍得出奇的冷静,甚至伍迪艾伦以往作品中那种神经质式的絮絮叨叨也销声匿迹了,感觉那个瘦小干枯、疯疯癫癫的“爱无能”者(这是我对美国电影怪才伍迪-艾伦老师的一贯印象)变得理性了起来,不再指手画脚,不再愤世嫉俗了。影片的批判锋芒却更加含而不露:正如开头男主人公维尔顿的一段画外音:“打网球的时候,常常会碰到这样一种情况:当球触碰到中网时,谁也不知道它会落在哪一方,如果在前边落地,那我就赢了,如果在后边着陆,就输了。人生赌的就是这赛点上的运气。”这段话显然对理解维尔顿这个人物起着画龙点晴的作用,他为什么在痛下杀手的时候如此从容不迫,在作案之后又能若无其事地跟警察周旋,显然,他相信运气的作用,的确,在影片中,运气始终在帮他的忙——他成功地入赘了豪门不说,还跟漂亮的女演员长期偷情(家人对此竟一无所知!)杀了人还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在虚伪的上流社会面前得心应手地扮演着好女婿、好丈夫的角色而从未露出破绽――在这里,人人羡慕的好运气简直可以说是助纣为虐,使维尔顿一步步坠入罪恶的深渊。
 
《赛点》让我想起了伍迪艾伦早期的一部作品《犯罪与不端》,在那部影片中,也有一个维尔顿式的人物——裘达,一个从底层奋斗起家的眼科医生,竟与一个空姐长期有染,后来为了摆脱对方的纠缠,这位事业有成的眼科医生竟指使自己的弟弟杀死了对方。同样,身为元凶的裘达并没有“恶有恶报”,还是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我们常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了伍迪艾伦这两部让作恶者逍遥法外的影片,我们不由得要问:这个世界上是否冥冥之中有上帝的惩罚?我想,伍迪的回答可能很无奈:在一个表面上井井有条、规矩有度的社会,内里并没有天理和公正,犯罪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端”却往往会获得一切。我想,这大概也是伍迪把这部影片命名为《赛点》的原因所在吧,当社会始终存在着分配不公,存在着贫富差距,穷乡僻壤里就会走出一个又一个的于连,为了梦想,为了明天而不择手段,可能在向上爬的崎岖道路上会遭遇险情,甚至会出卖灵与肉,甚至不惜杀人越货,但像赌徒一样赌一把运气会左右他们的心态。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奋力一搏,也许会时来运转也说不定,“人生要赌的就是这赛点上的运气”。运气不好的像于连最终拉出去给毙了,运气好的维尔顿就是一个典范,杀了人后洗掉手上的斑斑血迹照样可以风度翩翩的当他的豪门女婿,甚至将来继承岳父大笔遗产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也未可知呢?还有人说,维尔顿行为处事如此果断决绝,颇得“厚黑学”之精髓,加上幸运女神总是在关键时刻助他一臂之力,将来从政当个市长之类的政客前途也不可限量。另外,于连、维尔顿都是颇得女人缘的帅哥,而且不约而同凭借着女人的力量往上爬,作品之外,也是女粉丝无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堪称电力十足的“女性杀手”。

我在想,文学也好,电影也好,为什么于连、维尔顿式的人物总是层出不穷,就拿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来说,一个于连倒下了,拉法蒂涅(巴尔扎克长篇小说《高老头》中的人物)、杜洛阿(莫泊桑长篇小说《漂亮的朋友》中的男主人公)、克莱德(德莱塞长篇小说《美国的悲剧》中的男主人公)――千百个类似于连式的出身卑微的 “女性杀手”们又站了起来。在上个世纪的影视作品中,修炼“于连绝学”的“嫡传弟子”们更是前仆后继,和贺英良(《砂器》)、麦克斯(《美国往事》)、财前五郎(日剧《白色巨塔》)、丁有康(港剧《义不容情》)、徐家立(港剧《天地男儿》)纷纷在银屏里复活,在他们为了到达各自人生的白色巨塔顶尖而奋不顾身直至丧尽天良时,作品之外的观赏者却往往以同情惋惜而不仅仅是憎恶的复杂心态来看待这些出卖了灵魂的靡菲斯特们。是啊,于连们在很多人眼中已经变成了“欲怜”!(这些欲壑难填的可怜的帅哥们)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最初发表在2006年6月28日《北京青年报》《读家酷评》版面上)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