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情感畅销书作家曾子航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子航(笔名曾子),情感类畅销书作家、主持人、影评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做过日报记者、电台深夜情感节目主持人和广州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和CCTV-6《佳片有约》节目主持人。 我的上本书《男人是野生动物,女人是筑巢动物》由新星出版社出版。出版一年多已经加印16次!销量近20万册。定价25元。当当网正在热卖,是七五折。新书《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已经上市,由赵薇,于丹,王珞丹推荐,是赵薇近年首次推荐的第一本书!“这本书,你一定要看,如果你的情敌看了,你就糟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滩》:港剧永恒的魅力宣言(下)  

2006-01-09 03: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滩》:港剧永恒的魅力宣言(下) - 曾子航 - 恋爱时不折腾,结婚后不动摇

 

            人物宣言: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总体风格来看,《上海滩》属于彻头彻尾的大悲剧。许文强,这个身陷囹圄的北平学运领袖,出狱后闯荡上海滩,决计过另外一种生活。几番沉浮下来,被人追杀弄得家破人亡。最后虽能报仇雪恨,但也喋血街头,亡命上海滩。大家也许还记得,随着三声清脆的枪响,一身白衣的许文强,犹如秋风中的黄叶一样缓缓飘落----被观众魂牵梦绕的主人公的命运就这样在撕心裂肺地痛楚中画上了句号。应该说在向来以迎合观众口味为第一的港剧史上,如此惨淡收场的尚不多见。众所周知,港剧尽管题材各异,情节多变,但在叙事模式上始终以大团圆式的结尾抚慰人心,《流氓大亨》也好,《大时代》也罢,主人公再怎么历经劫数,九死一生,哪怕象西天路上的唐僧师徒一样遭遇九九八十一劫难,等待他们的也是“有志者事竟成”“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结局。这一方面是传统类型剧“万变不离其宗”的宗旨所在,另一方面,也符合香港人的奋斗哲学:“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李嘉诚是这么成功的,霍英东也是这么过来的,其他成功人士的道路也大抵如此。可许文强不是,尽管他同样是历经坎坷,但没有成为又一个霍英东,也没有成为李嘉诚的翻版,而是倒在了血雨腥风的上海滩。

 

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许文强,一个理想破灭的一代人的缩影,一个从北大高才生沦为黑帮鹰犬的读书人,虽甘愿沉沦,却并未堕落。他爱上了端庄美丽的冯程程,却怕连累她而一再逃避;他为冯敬尧和日本间谍山口香子牵线搭桥做生意,却在民族大义的关头舍生取义;他反复告诫他人:“上海是个流氓世界,你要想飞黄腾达就必须卑鄙”,却能在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里保持一颗平常心;他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每天关心的除了钱还是钱”,却能为了营救精武门不惜抛下上海滩的荣华富贵远走他乡,这就是许文强,一个置身于黑暗世界而良知未泯的人,一个可以全身上下变得无比市侩、无比铜臭、而在内心的某个角落却还有几分善良、几分清醒的人,他是黑夜里的一抹亮色,所以冰清玉洁的女学生冯程程才会义无返顾的爱上他,所以电视机前的普罗大众才会看到这个无比复杂、无比矛盾、外表疯狂、内心清醒的年轻人被射成马蜂窝时会如此的伤心……这就是许文强的魅力:他的黑礼帽、他的长风衣、他的白围巾、他那双忧郁深沉的眼睛、他那总是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不知迷倒了多少不谙世事的少女;他的貌似冷酷下的善良、他在玩世不恭外表后面隐藏的真诚,更是引起了万千观众的共鸣,因此这样一个“大好青年”被毁灭了谁人不哀?哪个不痛?我想这大概就是悲剧的力量吧?有人说,许文强之前港剧没有悲剧人物;许文强之后,港剧中的主人公再怎么卧薪尝胆、再怎么自我奋斗,与游走于黑道人生和民族大义之间的许文强相比还是相形见绌,许文强已成港剧之绝唱,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有人说,《上海滩》里也不全是悲剧人物,因为还有一个丁力,他最后成功了。从闸北区一个街边卖水果的小贩摇身一变成了全上海人人羡慕、人人敬畏的工部局华董。其实,在我看来,丁力也是一个悲剧人物,从前,他是街边小贩,人虽穷却志不短,他的梦想是住在霞飞路,与冯敬尧握手,后来他的成功实际上已远远超出了最初的理想,他不仅成了冯敬尧的女婿,最终还取代了冯敬尧在上海的地位,可他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也许有人难以理解,丁力一没伤筋,二没动骨,三没赔钱,成功对他这个下等人来说简直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可我不这么看,他成功是成功了,梦想变成了现实,换来的却是人性的泯灭:世故冷酷、心黑手辣、自私狭隘。以往的善良、以往的纯真荡然无存。与兄弟(许文强)势同水火、与妻子(冯程程)分道扬镳、与岳父(冯敬尧)反目成仇,连从小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变得遥远----许文强的结局何尝不是丁力的明天呢?电视剧里丁力的母亲有一段话:“阿力,你现在发达了,什么都有了,可妈妈宁愿还是从前那样,什么都没有,什么也没变,也不用每天为你担惊受怕。”从这个角度来说,丁力不也是一个悲剧人物吗?

 

爱情宣言:你我的爱只能擦肩而过

 

说到许文强和冯程程的爱情,百转千回最终还是天各一方,仍不免叫人唏嘘。港剧也善于编织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爱情故事,但象程程和文强那样总是阴差阳错、被命运之神播弄,也算是少有的惊心动魄了。

 

据说《上海滩》在内地播出的时候,不光许文强当仁不让地成为万千少女的“白马王子”,连带冯程程也影响了许多男人的择偶标准。她对文强的一见钟情和后来的一片痴情让我想起梁羽生的一个回目的下联:少女情怀总是诗;而文强从开始的犹豫不决,到后来的一意追随,却也应了一句名诗:生怕情多累美人。我记得文强、程程初识时,两人在街上漫步,遇上两伙黑帮火并,文强觉察出对方的爱意,却远远地指着那伙人说,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象他们一样暴尸街头,所以,谁要嫁给他,就注定要成为一个寡妇。程程若有所思,第二天一早,她抛下去法国的船票,早早敲开文强的门,笑靥如花,“我不怕做寡妇!”

 

然而,命运注定这对有情人只能“擦肩而过”:两人好不容易走在一起,准备结婚之时,却因为一个日本间谍,文强舍生取义,从此亡命天涯;程程千辛万苦找到情郎,偏偏心上人已成家立室,当上了别人的丈夫;文强一家老小被杀,重返上海滩复仇,面对昔日的情侣,今日仇人的女儿,万般情意只能埋藏心底;对感情心灰意冷的程程无奈之余下嫁丁力,却又在新婚典礼上目睹文强那伤心欲绝的背影------ 命运自始至终在和这对有情人“捉迷藏”。文强还是没能逃过黑帮互斗的乱枪,倒在了和程程去巴黎相会的梦中,这梦已经无法实现-----电视剧的大结局没有演远在法国的程程听到文强死讯的反应,我在想,是悲?是痛?是悔?是爱?对于情路坎坷的她来说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道得明的,只能应了古人常常爱用的那句话:“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明星宣言:还是觉得你最好

 

周润发、赵雅芝、吕良伟,在港剧史上,虽然还称不上是黄金钻石组合,但《上海滩》的辉煌毕竟在他们三人的电视生涯中均写下了最灿烂的一笔。周润发在此之前凭着《狂潮》和《网中人》的“小人物”俨然已是“无线”的当家小生,然风头、实力还是与颇具大侠风范的郑少秋不可同日而语,《上海滩》的火暴使周润发终于傲视群雄,做到了“无线”头把交椅的宝座。《上海滩》还为发哥成功得打开了另一条通道:成为香港人心目中英雄的代言人。从此《鳄鱼潭》、《苏乞儿》、《笑傲江湖》,发哥的英雄梦一发不可收,直至《英雄本色》的诞生------至于发哥的演技,不用多说,因为许文强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发哥的同义词。据说他为了这部戏,专门研读了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历史,举手投足之间的温文尔雅,颇切合燕京大学肄业生的身份。他在镜头前的一些小动作如抿嘴、蹙额等,真真迷煞了当时街头巷尾知慕少艾的少年男女。还有那条雪白的丝巾!后来在影坛大红大紫的发哥在谈到当年这部让他声名鹊起的佳作时,居然说那时自己还不太会演戏,很多地方表情还有点僵,其实在我看来这是发哥的谦虚之词,当不得真。发哥在这部戏的演技,现在看依然魅力十足,他把许文强的忧郁、矛盾、犹豫、阴冷、狠毒、柔情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大概是中国内地观众接触到的第一个所谓“耍酷高手”,个人之见不比他后来的小马哥、船头尺逊色。难怪李翰祥推许发哥为香 50年来头号电影表演奇才,谢晋推许他为中国最好男演员。

 

赵雅芝73年参选《港姐》获得第四名,以甜美笑容、宜古宜今及温柔娴淑形象迷倒不少观众。当时也是“无线”的当家花旦之一,《上海滩》是她更上一层楼之作。香港演艺圈的评价是,赵雅芝在“无线”的剧集中,属《上海滩》里的冯程程及《倚天屠龙记》演周芷若最深入民心。之后她去台湾发展拍的《戏说乾隆》和《新白娘子传奇》虽然在内地影响也不小,但大家还是更喜欢她独一无二的冯程程。

 

三大主角中,只有吕良伟拍《上海滩》之前还是新人。据说吕良伟进“无线”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跑龙套,开始丁力这个角色还轮不到他,监制招振强选来选去不满意,无意中发现这个龙套演员身上的土劲儿、憨劲儿和丁力挺对路,于是机会来了,吕良伟也真是不负众望,把丁力演绎得有声有色。吕良伟九十年代进军大银幕,拍了《跛豪》、《西楚霸王》等名片,也塑造了不少堪称经典的角色,但吕良伟自己却亲口表示最难忘的还是《上海滩》。去年开始,吕良伟到处找人写剧本,准备编一部《上海滩》的续集,剧本已先后几易其稿,据说赵雅芝也答应“再作冯妇”,可已没有“许文强”的《上海滩》、确切地说没有发哥的《上海滩》还有什么看头?

                                                                                           文/曾子航

写于200212月,后收录于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的《香港制造——港剧黄金20年珍藏版》一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